第060章 番外

作者:紫矜|发布时间:2018-06-05 14:13|字数:4613

谢阑和付云到达付家。

谢阑跟在付云身后,有点紧张羞涩。

付云瞧瞧他,伸手揽他的腰,被他立刻拍掉了。

“怎么了?”付云失笑。

“正经点。”谢阑瞪他。

“没关系的,我爸妈了解我。”付云说着还是把爪子伸了出去,揽住了谢阑的腰,然后拿钥匙开门。

一打开门,就见付云爸爸收起报纸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付云妈妈走了过来。

“新年好,新年好!”付云爸爸妈妈都对谢阑和蔼笑道。

“叔叔阿姨新年好。”谢阑腼腆地笑着乖乖打招呼。

紧接着,“噔噔噔”脚步声传来,就见一个和付云长得很像的小姑娘跑了出来,一见到谢阑就倒吸一口气捂住了嘴,紧接着跟兔子似的原地跳了起来。

谢阑:“……”

他知道付云妹妹喜欢他,但还是第一次见到粉丝这么激动的反应。

付檬一圈跳完,通红着脸喊道:“阿阑你好,我是付檬,付云妹妹,我超喜欢你的,粉了你好久了!”

谢阑莞尔,说道:“我知道的,付云跟我说过,你也新年好呀。”

付檬这一下直接捂住了整张脸,又激动又害羞地蹲了下去。

付云妈妈笑骂:“什么样子!”

付云爸爸笑呵呵。

付云凉凉道:“醒醒,对着你嫂子害羞什么?”

付檬:“……”

谢阑:“……”

半个小时前。

付云上谢阑的微博,将那张照片发到谢阑微博后一秒之内——

“日!!!!阿阑你男人太坏了!!!”

“付总怼我们怼上瘾了是不是QAQ阿阑你不管管他?简直要上天了!”

“我吐出了一口血……”

“神级嘲讽……”

“简直是虐待!!!”

“敌人又登上了阿阑微博,敌人又登上了阿阑微博!!”

“付总滚粗!!!!!!”

“付总是恶魔啊啊啊啊!”

今天我的屏幕又坏了:“已经给狗男人准备好了打狗棒[微笑]”

这条评论被淹没在了之后的几千条评论中,无声无息。

而现实生活中。

付檬坐在沙发上,激动地和谢阑说着话。

“阿阑,你今天晚上在我们家睡吗?在我们家睡好不好?”

谢阑还没回答,付云搂着谢阑肩膀的手往上移去,用手指蹭了蹭谢阑的脸颊,望着谢阑笑着道:“好啊,今晚和我睡一个房间,嗯?”

付檬一僵,赶紧道:“我们家有客房的,我哥房间的床可小了,睡得不舒服!”

付云依旧看着谢阑:“我们两个晚上都是抱在一起睡的,用不了多大的空间,我房间里那张床再缩一半都没关系,我们可以抱得再紧点。”

付檬:“……”

谢阑脸色通红,狠狠瞪了付云一眼。

付檬给自己鼓了鼓劲,换了个话题:“阿阑,我们合张照好不好?”

谢阑赶紧点点头:“好啊好啊。”

付檬蹭了过来,坐在谢阑身边,打开自己的手机顺便对付云说道:“哥你让一让。”

付云不高兴。

谢阑用手肘顶了顶男人,让他让开。

付檬暗暗给了付云一个得意的眼神。

付云眯起了眼。

等付檬和谢阑拍好合照,付檬在那边高高兴兴地回看时,谢阑被拉了一下。

他转过头,就见付云坐了回来,然后打开了手机。

先是和谢阑十指相扣,“咔擦”一声一张照。

紧接着把谢阑抱到了腿上,对着交错的四条大长腿,“咔擦”一声一张照。

然后后靠到沙发背上,将谢阑扎着头发的发带扯了下来,用手顺了顺他的黑发,“咔擦”一声一张照。

谢阑红着脸回过头来,“咔擦”一声一张照。

一旁,付檬再次:“……”

当天晚上,谢阑微博陡然间来了个照片十连发,粉丝们从义愤填膺到哀鸿遍野到静默麻木。

“来,继续来,有本事不要停[微笑]”

“我已被付总成功虐杀……”

“付总简直是抖s,瑟瑟发抖……”

“付总大魔王,ballballyou高抬贵手,放本狗一条生路……”

“阿阑,我们的阿阑QAQ”

“人干事?!”

“谁tm刺激了付总!!!付总简直疯了!!!”

今天我的屏幕又坏了:“我的错,都是我的错QAQ”

某一天,陆正林,付云和另外一个老总在陆正林办公室喝茶聊天。

那位老总突然间说起了自己的事:“……哎,发生了点争执,我当时也脑子不清楚,现在把人气跑了。”

闻言,陆正林和付云的动作都是一顿。

那位老总继续说道:“有点想重新追回来,但总觉得有困难。”

陆正林沧桑道:“还是要坚持啊。”

付云点点头,神色淡淡。

陆正林:“坚持到底,死缠烂打。”

付云继续点头。

陆正林:“偶尔来点苦肉计,不过不能用激将法,态度必须明确,该宠着就宠着。”

付云终于开口了,补充道:“按时睡觉,收拾妥当,保持自己最好的一面。”

说完,陆正林和付云互视一眼,颇有点惺惺相惜。

某一天,付云正坐在一家专柜的凳子上,静静地玩着手机。

忽然间有脚步声伴随着“欢迎光临”声响起,付云没有抬头,继续玩着手机。

应该是两个女孩子,边说边笑着,在导购的带领下往付云这边走来,没过多久,一双腿在他面前停下。

对方停了几秒钟,付云抬头,刚好和一双被勾画得特别撩人的一双眼睛对上,而对方眼中带着惊艳。

付云的心中响起了警报,立刻起身让开。

听到后头其中一道踩着高跟鞋的声音还在试图往他这边靠,付云直接往试衣间走去。

谢阑刚换好衣服打开门要出来,就被付云一搂重新退了回去。

“嗯?怎么了?”谢阑一头雾水。

“没什么,突然间来了点感觉。”付云说着吻住了他。

而试衣间外,看到方才一幕的美女脸色不停变幻,外加目瞪口呆。

谢阑在接了Luarel的代言之后没多久,就成功地收获了第一份蓝血代言,而且还是主线代言。

而这一年,靠着手中的代言、已经拍摄过的封面、走过的时装秀场数、开闭场的次数之类的数据,谢阑直接进入了MDC男模榜的前十!

有些人以为这就是谢阑的巅峰了,然而事实是谢阑的事业还在以一个恐怖的速度不断上升。

MDC榜单更新后没多久,新一季春夏时装周开幕之前,四大封面中的法国版《V》封面也被谢阑成功斩下!

谢阑受到了极大的关注,甚至上了美国那边一个很有名的脱口秀节目。

而另一边,在国内因为工作脱不开身的付云因为谢阑长时间不在身边而越来越焦躁。

仿佛是得了肌肤饥渴症一样,或者说是谢阑饥渴症,没有办法亲眼见到那个男人,抚摸他拥抱他亲吻他,付云就觉得自己在变得越来越干涸。

某一天,谢阑时隔三个月终于要回国了,前一天晚上跟付云打电话,问对方能不能来接他。

付云说道:“我让冯助来接你吧。”

谢阑一愣,回道:“噢……”

他们在和好之后,基本上没有整整三个月见不到面的情况。

谢阑已经想付云想到极点了,本以为付云平常就是不用谢阑说就积极地来接机的,这次更不会拒绝了,却没想到付云还真拒绝了。

谢阑在心里告诉自己,付云工作忙,没时间来接机也是正常的,便没问。

而坐飞机回国,晚上七点被冯助送到了付云的公寓,上楼开门之后,谢阑就见付云穿着围裙,正端了一盘菜上桌。

他们同居之后,只要付云有空,经常会给谢阑做饭吃。

谢阑见状,心里也熨帖下来,因为付云没有来接机而升起的一丁点失落也消散了。

“好累啊,我好想你!”谢阑放下行李就朝付云走去求抱抱。

付云躲了下,温和道:“洗个手先吃饭。”

谢阑僵在了原地,两三秒后讪讪道:“噢……”

付云的反应,好冷淡。

谢阑一边吃着美味佳肴,一边偷觑着付云。

平常,他们在餐桌上吃一顿饭,至少可以来个十几次的眼神来回。可今天,付云不说话也不看他。

谢阑吃得难受,思忖着付云是在生气?可为什么要生气呢?

想着想着,再好吃的东西都味同嚼蜡了。

谢阑忍不住了,问道:“你怎么了?”

付云吃着菜,回道:“嗯?”

谢阑用筷子戳着米饭:“你怎么不理我……”

付云一顿,抬眸看向谢阑。

谢阑的眼睛刚一亮,付云又垂眸了。

谢阑委屈了,这算什么?

“你在生气?为什么?我有做什么吗?”谢阑索性筷子一放,委屈道,“我昨天刚把最后一份工作做完就赶紧回来了,超想你的,你就这么冷淡?”

付云见谢阑不吃了,问:“吃饱了?”

谢阑怒:“我在和你说话呢!”

付云叹了口气,问道:“先等等,你吃饱了没?”

谢阑恼道:“吃饱了吃饱了!”

付云点点头,也跟着放下了筷子,然后去了卫生间。

谢阑心想,他发火发了一半,付云就这么走了?走了!?

紧接着有点慌乱地胡思乱想起来。

付云这副态度,让他难免想起了他们最开始交往的时候。

但是也不对,那时候付云也不会表现得这么冷淡啊。

该不会是因为他太频繁地出国不回家,这个男人想分手了吧?

谢阑第一次和付云分手,是因为他对付云的喜欢本身就还浅显着,一旦有更重要的事情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就能很快地把付云忘在脑后。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啊,现在他爱付云啊,一想到要和付云分手,他难受得都想拿头撞餐桌了!

谢阑顿时坐立不安了起来,想着要不要追上去。

可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付云重新出来了,拿了一块毛巾,径直走过来抬起谢阑的脸,擦了擦他的嘴巴,也擦了擦自己的嘴巴。

谢阑委屈又疑惑地看他。

付云擦完后,又去厨房拿了杯水,喂谢阑喝了点,自己也喝了点。

“你到底干嘛……”谢阑的声音里都藏不住委屈了。

付云深呼吸一口气,扯开了围裙,忽然一把就将谢阑抱了起来。

谢阑一脸懵逼地条件反射搂住了付云的脖子:“???”

付云直接把谢阑抱紧了卧室,关上了门,然后将谢阑放在了床上,粗暴地扯起了谢阑身上的衣服裤子。

谢阑脸登时红了:“才、才刚吃完饭……”

“我知道,前两次我先慢点,”付云安抚道,“等到消化得差不多了,我再……”

最后几个字,他凑在谢阑耳边,说的很轻。

谢阑的脸红透了。

付云已经呼吸急促地抚弄揉捏了起来,又咬又舔的,动作急切。

谢阑被付云弄得很快就思绪飘离了,但也还没彻底忘记,某一瞬想起了付云刚才那副态度,拍了下男人的背怒道:“那你刚才阴阳怪气什么?!”

“什么?”付云都没心思听谢阑说话了,一张嘴始终离不开谢阑的皮肤。

“我说你刚才为什么不理我……”谢阑被付云一弄,声音都软了下来。

“刚才?”付云喘息着,随着动作汗水沁出,“太想你了,一看到你就忍不住,所以才忍到现在的……你也不想在车子后座被我干,对不对?”

谢阑:“……”

“也不想在餐桌上被我干,对不对?”

谢阑呻吟出声,眼中漫上了水雾。

“更不想在厨房,卫生间被我干,对不对?”付云一用力,把谢阑抱了起来,“我想让你舒舒服服的,宝贝……”

谢阑被付云干得头皮都发麻了,微微战栗着在付云耳边说道:“其实……我都挺想的……”

他们以前也不是没在那些地方试过,虽然累,但还是刺激的。

付云笑着睨了谢阑一眼:“你真想要的话,等以后我做好准备了我们再试。长久战的话,还是在床上最舒服。”

谢阑咬了付云肩膀一口:“以后不管你是不是要忍,都不准不理我。”

“好,”付云温柔道,“在下一次之前,我一定努力提高我的自制力。”

长久战是真的长久战。

谢阑到后面已经困到付云再怎么挑逗他都忍不住睡意了。

他趴在床上,而背后,男人小心翼翼地覆在他身上,还在意犹未尽地吻着他。

谢阑迷迷糊糊的,感觉到男人的气息又近了,在吻他的脖子和下巴。

紧接着,他听到了抽屉被拉开的声音,然后一枚冰冰凉凉的东西套在了他的右手无名指上。

谢阑登时一个激灵,睁开了眼,错愕地看到了一枚钻戒。

他回过头去看付云,付云亲亲他的唇,温柔哑声道:“三个月前开始设计准备的,喜欢吗?”

谢阑的心脏飞快跳动了起来。

他轻触了下这枚钻戒,低声道:“你这是……”

“求婚,”付云蹭着谢阑的脸颊,跟粘人的猫似的,“和我结婚好不好?”

谢阑转身,面对着付云。

付云再次吻了下来,吻完后问:“好不好?”

谢阑的眼眶酸了起来。

他伸手搂住了付云的脖子,说道:“好,当然好。”

付云笑了。

谢阑抱紧了付云,哽咽道:“我爱你。”

“我也爱你,宝贝。”

男人与他十指相扣,充满了爱怜地吻着他的额头。

第二天。

谢阑醒来后呆呆看了手上的钻戒几秒,转身推醒了付云问:“你怎么挑在昨天那种时机求婚?”

付云打了个哈欠看向他,把他的腰一揽,谢阑就趴在了他的胸口。

付云想了想,笑眯眯道:“因为那个时候你困得怎么都睁不开眼睛。”

谢阑:“……”

谢阑:“你原本是计划在我睡得跟头猪的时候直接把戒指套上来我就没办法拒绝了?”

付云很坦诚地点点头:“确实是这个计划。”

又摸摸谢阑的脑袋,夸道:“宝贝变聪明了。”

谢阑:“……”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static/images/bonus/1.png

(0)

/static/images/bonus/2.png

(0)

/static/images/bonus/3.png

(0)

/static/images/bonus/4.png

(0)

/static/images/bonus/5.png

(0)

/static/images/bonus/6.png

(0)

数量: 相当于100书币 去充值>>
赠言: